Category Archives: 物理学,光学,量子力学

Dali与恶趣味

High Museum的Dali late work这个周末免费开放。

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虽然没有看到那个著名的熔化的钟,
但是看着Dali的种种恶趣味,我却感到更加的Happy。

在严肃一点的Portrait section里面看到他对于蓝色的深深偏爱,也让我觉得Happy。

但是对于Dali本人,一个纸醉金迷的形象取代了以前Nerdy的超现实天才的形象。
Dali同学根本就是他那个时代的Lady Gaga嘛,,,


别了,北京的雷

这两天天气诡异,
白天很热,下午便有云,晚上打雷下雨。
 
我去打印论文,进来一个法国妞和一个中国人。
还在装订,就下起雨了。
法国妞不停地说英语,中国人也跟着说。
我前一段时间突然发现我读英语很难听,
我便很少评论别人的英文如何。
 
趁着雨小了,便冲出来,发现轮胎突然没有气了。
就快到主楼时,雨又突然大了,还打雷。

延庆平谷等区县发射数十增雨火箭弹 王岐山批示要早启动预案应对暴雨
 
  昨晚8时,又一阵急雨从天而降。记者从北京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获悉,这是海淀、延庆进行的人工增雨。28日、29日两天,海淀、延庆、密云、平谷陆续进行人工降雨,入夏以来最大一场雨洗刷了整个北京市。
  ……
  6月28日15点30分,延庆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简称“人影办”)获悉当晚有明显的降雨天气,用电台通知在东部山区的火箭增雨作业点炮手就位。
  ……

发信人: hcp (谷风), 信区: WorldCup2006
标  题: 加图索的拥抱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9 16:48:29 2006), 站内

意大利点球淘汰澳大利亚一战,托蒂点球罚中一刻,加图索激动不已冲过去抱了希丁克,
事后加图索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抱了谁.

 

故意看了录像,没有发现这一段。
不过最近很少看到这么搞笑的,与黄健翔无关的谣言了。


内部人士爆料,决赛将由张路在德国进行现场评论;
黄健翔回国后将受到处分。

另外,手枪现在已经入职央视。
我们十分想见海霞一面;签名照片也行。


丑陋的葡萄牙人

葡萄牙半场被罚下一个之后,
斯科拉里盘算的不是怎么防守,
而是盘算着怎么把荷兰也搞下去一个。

菲戈耍了个小手腕就把博拉鲁兹搞下去了
当了婊子还立了牌坊。

荷兰也踢得这么粗野大概是有原因的
他们的教练巴斯滕是最优雅的球星,却被踢断了腿
你不能指望这种人不报复社会。


我和黄健翔对澳大利亚的态度差不多
如果希丁克再拿一只烂队把意大利搞掉那就邪了门了

不过阿黄突然变得这么激动,背后总该有个理由。
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

这次又是有人主动出来爆料,写的有模有样的。
不过经过了去年超女的洗礼,我对于所谓内部人士爆料完全失去了兴趣。
这种小伎俩太无聊了。
我期待手枪的爆料。


我觉得我踢球应该踢后腰这个位置,维埃拉和我长得太像了。

子曰:命硬才是硬道理。阿根廷不够硬。


昨天又是闷雷,具有自相似特性的急雨。
我正在洗澡就听见外面两声闷雷,出来的时候还好雨不大。

半夜的时候,两次炸雷把电视信号震得闪了两闪。
北京的排水太糟糕了,到处都是水坑。

我已经买好了回家的车票,今晚出发。
过两天还要回来再呆两天,但愿不要再打雷了。

然后就真的走了。

 


一个八卦

水幕上先是有人讨论学术界商业气息之重,导致某人推出学界
后来大牛出来辟谣说是因为政治和军事:
 
甲:
那真不如专门赚钱算了。
难怪格洛腾迪克同学一怒退出学术界阿。
 
乙:
他是因为政治和军事。
 
听说,他极度反感数学和军事挂钩。比如,在得知某个他即将任职的研究所里有
军方资金之后,他就干脆不去了。还有一次某数学家大会,庞德里亚金在台上报
告了微分对策在导弹追踪方面的应用,他跑到讲台上夺人家盲人的话筒,然后说
数学决不能用于军事。。。。

花了两天时间把《站着相爱》看完了。
 
看完之后竟然有些放不下肖苒。
 
可能是结尾的时候陈北把她塑造的太伟大了,
但是,就是短短的几页纸,她就超越了贯穿全文的小刀,成为本书所有形象中我心中的第一牵挂。


《站着相爱》大概相当于《告别薇安》的加长版。
但是不小资,带着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特有的粗俗。
《告别薇安》是指那个故事,不是那本书。

测不准关系

摘自Berkley的量子物理学教材
 
对测不准关系常常作如下“解释”。动力学变量诸如位置、动量、角动量等必须从操作上来定义,即根据他们的实验步骤来定义。现在如果我们分析微观物理学中的实验步骤来定义。现在如果我们分析微观物理学中的实验测量步骤,其结果是测量总是要扰动体系;在体系和测量仪器之间存在一个特有的不可避免的相互作用。如果我们似乎图非常精确的测量一个粒子的位置,我们将以这样一种方式去扰动它以至于在测量后它的动量将非常不确定。如果我们试图非常精确的测量它的动量,我们就以这种方式扰动以至它的位置将非常不确定。如果我们试图同时测定粒子的位置和动量,则这两个测量将必然以这样的方式相互干扰,以至于最后的结果是两者的不确定度乘积不小于普朗克常数。
 
对测不准原理含义的这种解释在量子力学的教科书中是非常普遍的。作者不想坚持说这种解释是完全错误的,但他确实感到它是误人的,而且可能产生严重的误解。它丢掉了基本点,这就是:测不准关系说明了一些限度,超过这些限度经典概念就不能应用。经典动力学变量是时间的确定函数并在原则上能以仁义的精确度知道的,用这样的经典动力学变量描述的“经典物理体系”是想象中的虚构体;它在实际世界里并不存在。已经做出了的一些实验告诉我们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我们将实际体系描述为“经典体系”那么我们就做了近似,而测不准关系告诉我们的是这种近似使用范围的限度。
 
为了进一步阐明这些概念,让我们考虑粒子的一维运动。按照经典动力学我们通过位置变量q=q(t)描述粒子的瞬时位置。如果粒子的质量m,并且运动的足够慢,则它的动量p由p=p(t)=mdq(t)/dt给出。现在我们可能认为测不准关系仅仅表达了我们测量仪器的倒霉特性,它阻止了我们以任意的精确度来决定q(0)和p(0),虽然我们完全可以考虑这些变量的正确值以及粒子在此以后的运动。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认为我们能够继续使用一个经典描述,按照这种描述,每一个粒子沿着一条确定的轨道运动;但作如下改进,即通过将测不准关系强加在决定轨道的初始条件上,从而在粒子沿哪一条轨道运动上引进了不确定性。
 
事实并非如此。实验告诉我们必须以深奥的多的方式修改我们的概念。必须抛弃经典的轨道运动;寻找或考虑q(t)和p(t)在同一时刻的值是毫无意义的。
 
然而,我们的讨论似乎在逻辑上有矛盾。首先我们阐述了测不准关系,然后又宣称在这个关系中出现的变量q和p没有意义。如果他们没有意义,那末测不准关系怎么能够有意义呢?这个问题的回答如下。在粒子行为的量子力学描述中我们可以引进某些数学上的客体q和p,他们在很多方面对应于经典的位置和动量变量。然而,这些客体不等于经典变量。测不准关系的表达式告诉我们如果试图把量子力学的客体q和p解释为“位置”和“动量”,并由此用经典的术语来解释运动,则在知道“位置”和“动量”所能达到的精确度方面存在一个基本的限度。换句话说,这个关系告诉我们如果试图引进经典变量,并试图经典的说明运动,则指定这些变量时所能达到的正确程度是受到限制的。
 
应该清楚地懂得无论何时以纯粹经典的术语分析测量过程都得不到测不准关系。测不准关系反映了有关自然界的试验所发现的事实。出现在自然界里的粒子表现的不像经典粒子,也不像小弹子球:它们表现得相当不一样,而这就是为什么不可能进行甚至想象某些类型测量的缘故。

我刻的DVD回家竟然不能看了,啊啊啊啊,苍天啊!
贰拾集电视剧只有首尾四集可以看,中间的连续16集全部都是循环冗余错误
 
怎么会16集都出错呢!
DVD的编码肯定是有问题,怎么就不淘汰啊,啊啊啊啊,青春啊!
 
不过据说当年EVD也不是好鸟,
把DVD的压缩比改了一下就想卖标准,坐地收钱,弱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