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无情的现实,,,

大家Google一下“无情的现实”,,,或许能看到我看到的,,,

上篇日志里先是出了个陌生兄弟的留言,紧接着是海海的RSS流量。
仔细看了一下SPACE的统计记录,发现上一篇日志大概是被推荐到ju690上去了,,,
这下子尴尬了,,,

第一遍转那篇文章是笑那作者的痴迷;
这一次又翻出来这篇文章是看了那个新闻之后,才想起来原来人家写的好啊,写得惟妙惟肖,
就再转上来自嘲一下,呵呵。
但是,我可没想要丢人丢得到处都是,,,

我抽搐着要不要删了这篇小破日志,正好看到了Supper的《神兽虽囧》

呵呵,我也承认了,低俗就低俗吧,露怯就露怯吧,,,
得了,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被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嘛,,,

这世道,越低俗越流行撒,,,
想我第一次转这文章的时候,大家也没啥反应;
这回,就加了点边角料,,,还有人把它转到豆瓣上当《八月未央》的书评了,,,服了,,,

还有我那个blogspot的镜像,本来是考虑给撞墙不能访问SPACE的同学开的另一个碰运气的入口,
结果访问记录里面显示,最大的来源是Google上搜陈祖德八卦的,,,

低俗,大家都低俗,低俗是嘈杂的主旋律,,,

——————————————–

安妮宝贝还是我记忆里的偶像。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觉得文章原来也可以写的好看。
那之前的多年里我都被小学作文,中学作文里的种种切入技巧,结尾时如何酝酿高潮的技巧,一寸一寸的蹂躏着。

  黑暗中他靠近她。女孩赤裸的洁白的身体。像一匹被揉搓着的丝缎。发出轻微的扭曲的声音。他打开她的身体。熟练的手指因为重复而失去了敏感。温柔而冷漠地。一寸一寸地蹂躏呈现在冰冷空气中的肌肤。她想像他和其他女孩做爱的样子。她没有闭上眼睛。天花板上有一条晃动的亮光。她侧着脸安静地注视着它。

当然,若干年后我也看吴虹飞,看到她那段《女作家性爱宝典》里面的笑话,我也会跟着呲牙笑笑,然后悄悄朗读一遍,

 

至今我们屋女生仍然会声情并茂在朗诵,“一寸一寸地蹂躏呈现在冰冷空气中的肌肤”,还配以动作,“让蹂躏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email的签名档是吴虹飞的一个段子,所以大家也经常的看过下面这一段话重复出现在这个space上。

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超过40岁还那么美。“这些书可以拍照,”她说,“但是不能复印。”她声音柔和而礼貌,就和一个知识分子一样。她应该有情人,一个完全配得起她的情人:身居教授高位,儿孙满堂,白发在鬓,但仍步伐沉稳,声音洪亮。我过去常常想象他们在大房子的无人看见的昏暗角落里,在那些被遗忘的死人的书中间,迫不及待地拥抱、爱抚、亲吻,悲叹这场黄昏恋爱的艰辛和来之不易。而村上的书则静静地立在某个书架上。

Advertisements

About 八代天王


One response to “最无情的现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