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ves of Others’

发信人: manyanluo (曼烟罗), 信区: Memory
标  题: 见到了安妮宝贝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2:36:19 2007), 站内

去签剧本合同,签完后,和公司的人一起去吃饭。

同席的人中,有几个人的名头平日知晓,也见过,却另有一名我没见过的女子静默坐在一侧
,低头喝手里的一杯酒。

酒是绍兴黄酒。无论啤酒或黄酒,我从不饮。

菜是羊蝎子,大盆的羊蝎子有血红的汤,我觉得有浓重腥味,十分不喜。

因为没带眼镜,因而那个女子的样貌我看不太清,但她衣着素淡普通,十分不起眼。

直到公司的人让我敬酒,我以果汁代之,公司一一为我介绍在座的各位,介绍到那个女子,
我手里杯子差点就摔到地上,差点……没疯掉……

她……居然是安妮宝贝!

天!!!

我很少激动,我真的很少激动。

可是……我见到的这个样貌普通,衣着素淡,喝绍兴黄酒,一起吃羊蝎子的女人……居然是

安妮!

我追她的文有多少年了……

2000年的《萌芽》,我第一次读她的《八月未央》,那样绮丽华美的文字,一见便迷恋不可
自拔。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七月和安生》《暖暖》《彼岸花》……

喜欢暖暖的城,七月和安生的家明,曾经下定决心,我一定要那样的男子……

有人说读她的文字让人绝望,可她,却偏生给了高三时候的我无限的希望。

写数学写到疲惫,我放下笔,和自己说,乖,等考上大学了,就会有家明。

以致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最想去的是清华。

那时候我发誓一定要一个清华学计算机或者电子的男人。

他洁净而修长的十指,在电脑上冷静优雅的敲击。

他喜欢穿白棉布衬衣,梳平头,笑容纯净却疏离。

我们有一间小小公寓,木质地板的老房子,有大片阳光洒落。

暖气开得十足的房间,他赤脚在里屋写程序。

他喜欢喝的蓝山咖啡是我亲手磨的,空气里满是咖啡香味。

他送我的百合滴着露水。

我做饭时放恩雅轻淡的音乐。

我看碟看累了,他会盖一张毯子在我身上,毯子上有胖嘟嘟的维尼熊。

我擦红木地板,爬山虎爬满一面墙壁,窗外有流云掠过。

这样的幻想全是安妮给的,让我走过了我无限灰暗的高三。

来了大学才发现,一切全是幻象。

呵呵,城和家明爱吃干净的西芹和百合?据我所知,工科男生是肉食动物。

呵呵,我曾问过一个工科的男孩,他茫然看着我,不知道恩雅是什么。

呵呵,我见过学工科的男孩子从来不要白色,因为难洗,所以只穿黑。

家明……,城……,这辈子都不会有的男子。

就如同安妮。

我一直以为她只喝红酒,只吃日本料理,却没想到,她……会吃羊蝎子,她……还喝黄酒,
而且,她笑声朗朗。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 218.249.191.*]


天空之上,泥土之下

Advertisements

About 八代天王


3 responses to “The Lives of Other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