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川
Jiang Chuan

1983年生于辽宁大连,现居北京

200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在06年今日美术馆全国美术院校毕业生优秀作品展中作品《焰》获金奖。

  《红颜》是一系列年轻的京剧红伶们在镜子中反映出的红颜镜像,他正在将童年记忆里的脸谱、影像用他八十年代人的记忆重新解构重新表达。(朱其)

 

http://www.artnews.cn/artlist/ShowArticle.asp?ArticleID=11461


三个“好学生”解构童话时光
——追忆80初的童年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曲慧
  ……他们甚至抛弃了对于社会的间接表现,直接回到记忆的源头,试图挖掘和解构一代人受童话时光影响的精神表象。这种做法不是在一种关于未来的参照系下,他们似乎没有参照系,只是在从童话走向成人的临界点上……               ——朱其(艺术批评家)
  策展人说,这三个年轻的艺术家有些共性,比如都出生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比如都是中央美院成绩优异的毕业生,“他们都是好学生”。然而他们自己似乎对“好学生”这个定性不十分认同。
  姜川今年毕业,马上就要成为职业画家中的一员,目前在大连的家里避暑,很快就要回北京开始自由创作的生活了。他听说别人叫自己“好学生”觉得有点儿奇怪,“大学生了,被叫作好学生总是怪怪的,再说,我也就是上学这几年成绩还可以,好学生?……呵呵,还是有点儿别扭。”对于记者提起的八十年代的孩子是否对“好学生”这个词有点儿排斥,姜川没有否认。
  说整个展览是对童话的解构,姜川是赞成的。他的作品《红颜》系列,就是童年很多符号的重组。姜川家在大连京剧院的对面,对京剧的接触比别的孩子要多,爸爸是个摄影师,这也是影响他职业发展的因素,因此,《红颜》是一系列年轻的京剧红伶们在镜子中反映出的红颜镜像,他正在将童年记忆里的脸谱、影像用他八十年代人的记忆重新解构重新表达。
相比之下,金钕的雕塑同样具有一种唯美的视觉风格,她更倾向于一种青春魔幻的感伤主义风格。“长大——惘”是一个半人半马的雕塑,上半身是一个忧伤的美少女,在造型上有点类似日本电子游戏中的美少女形象,只是她的眼角流着泪,比始终快乐而斗志昂扬的电子游戏少女显得要脆弱和容易受伤得多。
  而王颉的作品通常都笼罩在一片灰暗的压抑色调中,从而更多了一种灰色青春的味道。这尤其表现在他的广场上站成队列的少先队员的作品中,很多少先队员站在一片阴影下,或者排列整齐地在阴影下集体歌唱。当然,王颉也有一些少年豪气的表现题材,比如少年站在山上,彼此械斗等。王颉还有一些画面显得诡异而神秘,比如一只怪兽闯入工厂,游乐场里的机器动物等。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矗立在彩虹之颠
就象穿行璀璨的星河
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Advertisements

About 八代天王


One response to “


  • 在陌生的空间里看到了熟悉的名字.好大的两个字呢!–姜川.
    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并不是个好学生,却是个特别有灵性的人.(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学长)
    虽然不认识你,但还是要祝你2007年一切都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