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极

回了趟学校。看到西直门又在填堵。白玉拆掉了。图书馆终于换了新键盘。
 
本来想悄悄地回去。晚饭时发了几条莫名其妙的短信,于是有人察觉了出来。
三个人在五道口晃了晃,龟说让我们等一下,他去肯德基里面方便一下。
在这中间,听说龟终于春心荡漾了。哦?
听说龟还有了艳遇,还有狼狈的结局,哈哈。
 
龟出来,我们一起进了雕刻时光。
给我们点东西服务生大概是新来的,我们每问一个问题,她都要考虑很久。
问草莓饼是多大的,她四周扫了一圈,最后转身到外面去了。
 
奈温问龟,像不像新闻系那个幼齿。
后来三个人又点评了一下,觉得比彩云间的方小云气质上胜出一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几天大概没有睡好,回来的时候上了火车就爬到床上睡觉。
下面一个傻哥们在那里用手机放mp3。
我在上铺翻来覆去睡不着,抽搐来抽搐去像赌瘾犯了一样。
 
9点半钟,下铺的准备睡了,我的困劲却过去了。
爬起来把新买的PowerBook接上ipod,然后很重的直接跳下床。
 
下了床发现,走廊里面的电源竟然被傻哥占着给手机充电。
站了半分钟,只好走到车厢的另一头去。
 
插好电源,有人围上来看。唧唧哇哇的讲韩语。
运动服的背上都有个Korea。
 
有个女孩一直盯着我的屏幕笑,笑完了就冲着包厢里面的人讲朝鲜话,
讲完又一群人大笑。
搞得我很怕因为声音太大,列车员赶我回去睡觉。
 
后来,那两个小包厢里面终于出来一个会讲英语的男人,也穿着运动服。
问我的电脑能不能放电影。
我的电脑里面除了有周杰伦的新专辑和我放在ipod里的4G的电子图书们,啥也没有。
于是就给他们放了首千里之外。
 
然后会讲英语的男人就把那些小姑娘全都赶到包厢里面睡觉去了。
他开始和我聊天。
 
他们是朝鲜人,去上海参加射箭比赛。是不是国家队,是什么级别我就没有问。
大部分时间是在我的电脑上研究他的姓名用汉字是怎么写的,找了半天最后没有找到。作罢了。
 
这个讲英文的人是教练。
射箭队员的生活听起来不错,全世界好多国家都跑过。
教练还说,他也有一个笔记本,他每天在电脑前工作两个小时。
还督促我要每天坚持锻炼身体。
 
或许有那么一点可能以上的话是真的吧,
不过他那些队员的兴奋太让我吃惊了,
如果教练也有电脑的话,如果他们欧洲都转了个遍,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祝他们比赛顺利。

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超过40岁还那么美。"这些书可以拍照,"她说,"但是不能复印。"她声音柔和而礼貌,就和一个知识分子一样。她应该有情人,一个完全配得起她的情人:身居教授之高位,儿孙满堂,虽白发在鬓,但仍步伐沉稳,声音洪亮。我过去常常想象他们在大房子的无人看见的昏暗角落里,在那些被人遗忘的死人的书中间,迫不及待地拥抱、爱抚、亲吻,悲叹这场黄昏恋爱的艰辛和来之不易。而村上的书则静静地立在某个书架上。
Advertisements

About 八代天王


5 responses to “去北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