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3)

隋金玲老师
 
隋老师是初三接手我们的班主任。
刚开始的一周,老太太一直都很热情。于是班级的气氛比上学期愈加的散漫。
 
过不得几天,老太太失去了耐心,在班里公开批评“这班学生没良心”。
说着说着,声泪俱下。全班寂然。
 
之后,她就把办公桌搬到教室最后的角落里面,不管什么课都坐在那里。
有时候,别的老师正在背身写板书,
她突然从后面走到教室中间知这两个人大声呵斥:“你们两个讲什么话?!”
数学老师经常吓得目瞪口呆;
英语老师就经常会附和几句,对,就他们俩,不停的讲话。
 
这只是整顿的第一步。
更进一步的举措是找学生谈话。
我一直坐在最后面,老太太的办公桌旁边,所以谈的内容我自然了解。
 
先是和女生谈。
把某女叫到办公桌前,怒斥某女和某男“莺歌燕舞”
继而,质问某女有否廉耻,要不要脸皮。
每每说的一个个女生梨花带雨。
而我们最后的这一片,每天都见识这一单调的说教,
每次说到莺歌燕舞,便窃笑不止。
 
当然也有例外,
某天早自习她又招来张倩与之晨谈。
结果是老太太自己泣涕如雨,张倩大义凛然的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课。
 
后来是找男生谈。
谈得了无生趣。谈到最后总是落入表决心的俗套。
 
印象里她是没有找我谈过,但是找过我家长。
理由是我故意和她作对。
 
老太太的上一个班级似乎是带了三年,感情非比寻常。
接手我们班以后,每天晚自习都要说一遍:
这班学生“德不好”,“意识坏”,“丧良”。
我这么虚荣、这么清高、这么洁身自好的人自然容不得她把脏水乱泼。
她讲话时我就忍不住黑着脸,皱着眉。
她看在眼里,不爽在心里。
 
某天晚自习,她又在讲话,讲到一半突然说我从来不拿正眼看她。
然后,怒吼一声:明天叫你家长过来!
那似乎是她第一次使出请家长这一招。
 
晚上回家的时候心里很忐忑,
一、觉得被请家长是一件很无能的事情;
二、怕挨骂。
妈妈似乎倒不觉得怎么样,说,应该去学校和新老师交流一下。
 
第二天上学,心里依然忐忑,怕老太太讲我坏话。
当时是初秋,天气还热着,我坐在后门,后门开着。
看见我妈从走廊里面走过来。
那个时候妈妈还不到四十岁,穿一件花领白晚霞子,
非常地有气质,非常地美。
 
晚上回家,我妈说,老师说,她刚接手这个班级困难很大。
学校对这个班的期望也很大,她的压力也很大,所以希望家长配合。
末了,老太太还说我长得挺好看的。
 
以我当时稚嫩的人生观,自然看不懂老太太的巨大反差是何道理。
但是那以后,我尽量也会配合一下老太太,尽量不皱眉,上语文的时候举举手,发发言。
老太太似乎也有意识表示一下,偶尔叫我回答一下,但答案似乎总是不对,
总要让Job站起来补充一下,她才满意。
不过以后她再没有找我的麻烦。
 
似乎不到半年时间,老太太就把班级就把班级搞得服服贴贴。
孔老师走的时候哭得特别凶的几个女生也和她打得火热。
我虽然一如既往地寡言少语鲜有情绪流露,但是心里真的有几分服气,也买了好多语文练习册做。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服从管理,
王寒和刘嵩松这个小家伙,如果按身高,他们两个人应该坐到班级第一排。
可是他们俩屡教不改成为典型,被老太太搞到身边近身看护,和我一起坐在后面。
这两个小家伙一过来就偷吃老太太桌上的薄荷糖,还大方得请我也吃。
我当然推辞,他们也大方:没事,这是老太太的相好给她的。
 
我当时虽然知道有个男老师总在后门找老太太,可是年轻的我终究不敢大胆断言就是相好的。
这两个小子果然大胆。
不久,班里气氛大好;老太太懒得收拾两个小崽子就又放到前面去了。
 
老太太抓完了纪律开始抓学习。
她经常有意无意的透露出她对某人的中考结果的预测。
“于航,你好好学,肯定能考上重点。”
“刘嵩松,不用你不好好学,你连高中都考不上。你不是能耐嘛!”
 
起初,无论是她的批评还是表扬都很有督促作用,
大家上课都努力的发言,来博得老太太的一点表扬。
有的人总能得到的表扬,
有的人在正反评价中不知所措。
 
而隔壁班的情况更加糟糕。
她上课的时候故意很小声地只给前面的几个人讲课。
坐在后面的,大都是甘于自生自灭了。
 
慢慢的,老太太的预言越来越多的自相矛盾。
她说出什么话大概是只由她自己的心情决定了。
有一次,她批评矫云峰自习时就是发呆。
说着说着,突然就说,你看人家小柔一下午最多少道题。
说完,她还真的叫我起来问我做了多少道题。
我当时在看一本初中物理竞赛的书,
前面的题目只是看一眼便过去,有两道题大概比划了一下。
她猛地叫我记起来,我竟然照实说了只做了两道题。
她顿时勃然大怒,这班学生“意识坏”,“故意和老师顶着干”。
我依然受不得这种一棍子打死的批评,
不过这次全班都是笑着看我,我尴尬的在嘴角挤出一点苦笑。
 
后来年级打篮球比赛,输了,老太太竟然又不高兴了。
说,这班学生“干什么都不行”。
莫名其妙又提到我,说我“就是个跑龙套的”。
 
从此以后,懒得理她的喜怒无常。
 
物理老师送物理竞赛的证书。
我有,Job有,Alex有,Mart也有。
老太太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兴奋得不行,急忙问这个东西能不能中考加分。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听到她问这句,
我是听到了,装作没有听到,拿了证书转身走人。
老太太一个人没趣的左顾右盼。
我虽然脑袋后面没有眼睛,但也看得到。
 
总的来说,老隋之于这个班级算是功大于过
她那些手段的的确确把这个班级的风气很大纠正。
但是,她从来喜欢这班学生,
至于说她恨不恨这班学生,不好说。

想起来一个笑话,大概是说
夏娃去找上帝,说:凭什么先造出亚当?!
上帝无奈的说:亚当只是个草稿。
 
记不全了,有谁记得帮我补一下。嘿嘿。

上帝,亚当
上帝创造了亚当他对亚当相当满意,而亚当也对自己很满意。
然而亚当觉得有点寂寞,上帝看到这个情形之後,对亚当说,
『我可以创造一个伴侣给你。』
亚当听了非常兴奋。『一个伴侣?』
『是的,』上帝又说,『她会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并能帮你打扫,煮饭和洗衣服。
她会全心全意的爱你。她会一直在你身边,就像你的专属女奴一样。』
亚当微笑着。『喔?上帝我想要一个像这样的女人。』
上帝回答,『你可以拥有她但是那个代价是很昂贵的。』
亚当并不怎麽在乎。
『那得用去一只胳臂,一条腿,和一个肩膀。』
亚当想了一会儿然後问,『那一根肋骨可以换到什麽?』

第一次苏联式的选举是由上帝发明的。
 
上帝把夏娃带到亚当面前:“选择你的妻子吧!孩子。”

 
北京的雪花里面都有一股沙土味。。。
 

现在的化妆术真的不得了。
King Kong里面这个女主角竟然是快四十的老女人了。
真的伤心了。


毒药的space似乎被删掉了
但愿不是因为那张发伦贡的照片的缘故。

 


People From Iran
Advertisements

About 八代天王


11 responses to “初中(3)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